鉴藏

“故宫男神”亓昊楠:我在故宫修钟表

作者:文/《艺术市场》记者 王可人     来源:《艺术市场》杂志

 

故宫博物院为纪念建院90周年推出的修复系列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因其年轻化、生活化风格,引来众多网友热捧。该片共三集,讲述一群“貌似普通、身怀绝技”的故宫文物修复工作者的故事,其中钟表修复组的人气最旺。公开资料显示,故宫馆藏宫廷钟表1550组,为世界第一,其中大部分钟表是孤品。那么,在修复钟表的选取上有何讲究?集合实用性、观赏性与娱乐性于一体的宫廷钟表,是如何恢复其演艺功能的?在新时期下,又有何新科技方法辅助修复?为此,记者采访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代钟表修复技艺第四代传承人亓昊楠,为读者带来修复“时光”的秘密。



亓昊楠 故宫博物院古钟表修复师 文保科技部 副组长


5月的故宫,阳光微热,正值故宫旅游旺季,游人熙熙攘攘。然而在故宫文物保护科技部大院里,似乎是全然不同的世界,一个个小套院中,普通的平房就像京城百姓的民居,在这里你似乎能听到风吹树叶的细碎声响。从文保科技部的办公室窗户,可以望见慈宁宫大佛堂的歇山顶和描金彩绘。亓昊楠戏称办公之地是“冷宫”。办公室在西三所,是慈宁宫西北的一组院落,过去,上了年纪的妃子就是在皇太后寝宫背后的这些院子里度过后半生。文保科技部以前和故宫的学术部门一样不大为人所知,最近因为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受欢迎。人气最高的钟表组王津和亓昊楠两位修复师,已被网友奉为“故宫男神”,有网友称:“印象中的大国工匠,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温暖而谦逊,执著而内敛。这样的品质才能担当起某个职业的脊梁。”





他们在故宫倾听时间的流逝




一进钟表修复室,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煤油味,房间并不大,却布满了形态各异的宫廷钟表,让人备感好奇。修复师王津和亓昊楠的桌上整齐地排列着一个个零散的钟表部件。时值整点,一座小型铜钟发出灵动的声响,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的故宫。

故宫所藏钟表按照产地可分为中国钟表、英国钟表、法国钟表、瑞士钟表4个单元。其中中国钟表又分为御制钟、广钟和苏钟。亓昊楠说,宫廷钟表修复绝活在故宫已经传承了300多年。康熙皇帝自幼爱好天文数理,使他能够重视并接受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对进贡的西洋钟表兴趣浓厚,下旨在内务府造办处设立“自鸣钟处”,招全国能工巧匠进宫,研习钟表维修保养和制作技术。宫廷钟表在乾隆年间达到鼎盛。清朝末年国运不济,“做钟处”也不再不计成本地创制新钟了,但故宫里的钟表一直都在维修。即使在1924年溥仪被驱逐出宫,修理钟表的师傅还是被留在了宫里,所以钟表修复技术是300多年间故宫唯一没出现断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1.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修前

2.修前底座

3.修前左侧音乐动力机芯

4.修前走时机芯


据《故宫博物院历程》一书记载,“在1925年故宫博物院刚成立的时候,还没有设立多工种的修复机构,只是在古物馆内有少数几个人,从事裱画与钟表,小件硬木器的修复工作。”从这些记载可以充分证明古钟表的修复工作一直在继续,现大家都知晓的有徐文璘,他作为第一代传人将古钟表研究与修复技术传承下来。他先后培养了徐芳洲(徐文璘的儿子)、白金栋、马玉良、陈贺然4位学生,是宫中修复古钟表第二代传人。1960年又在原文物修整组基础上正式成立了文物修复工厂,各专业已有较大发展。上世纪60年代以后,先后有秦世明、王津、齐钢师从于马玉良,他们应是第三代传人。2000年后,亓昊楠作为年轻一代继续传承古钟表修复技术。“总的来说,宫廷钟表修复经历了四代人的传承发展,今年故宫可能还会招收一名修复师。”亓昊楠说道,“至今经钟表室修复的古代钟表都已得到了有效保护,宫中大量钟表藏品是各国当时最有代表性的产品。尤为可贵的是多数至今仍能正常使用,这还得感谢故宫博物院几代认真钻研并勤奋敬业的钟表维修人员。”



新时期的“做钟人”

故宫钟表馆藏过千,修缮需要一代代人共同完成,即使有朝一日全修完了,定期的维护和保养也需要大量工作,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一般作为新手学徒,到故宫博物院文物保护科技部第一年,主要任务就是看师傅演示,然后拿故宫里非文物类的钟表练手,来回拆修、组装、调试。“钟表文物修复术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到现在的传承还是这个流程。第一年就是打基础、入门的过程,不能摸文物,只能拿一些普通的钟表拆装练手,感觉力道的大小、轻重。”亓昊楠说,“第二年,师傅开始从库房里拿出来一些最简单的文物类钟表装置,基本上就只有走时打点两个功能,以这种类型的起步,开始尝试着拆卸、维修。至今我还记着我修复的第一个钟表是一座法国制造的小型风车型钟表。”



1.拆板走时机芯

2.上部零件

3.走时机芯拆解

4.修前底部右侧动力机芯


亓昊楠表示,相比老一辈修复师,年轻一代也有独特优势。他利用摄像、摄影、多媒体技术等收集修复技术,进行对比分析,形成一套更适用的修复办法。“老一辈在没有数码工具的辅助下,一旦拆开就需要全凭最初的记忆重新组装。”他向记者说道。此外,年轻修复师总能冒出新点子。亓昊楠经常通过外出考察、交流,找到一些新的材料、技术,用于修复工作更高效。在清洗零件时,他尝试使用国外进口专业药液,引进专业清洗机,代替传统使用的煤油、手工清洗,效果好,又不伤手。


亓昊楠说:“相对于国外的钟表修复而言,我们的长处是十分过硬的基本功和扎实的实践经验,而国外更依赖于机器的修复;国外有专门的钟表修缮学校,进行系统教学,我们目前基本没有相关的专业。这门手艺更多的还是从实践中总结经验,文献和参考相对比较少,所以老师傅总结下来的文章和经验必须得看。”亓昊楠说。此外,通过对瑞士、荷兰等国的交流,故宫也会引进一些机器来辅助维修,提高修复效率。

 

百年工匠精神:修复技艺的传承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工匠精神”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工匠精神”一词也红遍大江南北,而钟表修复组的工作无疑更能体现这种精神。“与其他文物有较大差别的是,钟表修复任何人都能检验修复的成果,视觉上比较直观。”亓昊楠说。但是对于修复师来说,为了恢复其所有运转功能,没有足够的耐心与技术是无法完成的。“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规定确切的修复钟表数量,因为每个钟表的破损程度不同。总的来说是‘先易后难’,选择好修的钟表进行修复,之后就会用于展览会将钟表存放到地库。现在主要修复一些破损严重的钟表,有时还会配合展览或是活动需要,对特定钟表检修维护,此外还会对一些钟表进行日常维护。简单的小型钟表可能会修复一至两个月,而像为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庆贺展出的铜镀金乡村景色水法钟则修复了近一年时间。”


在多数艺术门类中,修复过程都遵循如下两个原则。一是“不改变原状”,是修复工作中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之一。二是“可识别原则”,近年来已得到文物修复专家的普遍认同,其核心在于尊重文物的原作与修复的现实。钟表的修复是既尊重上面的两项原则,又有不同于其他艺术门类之处,尤其是一旦上发条(上弦),它就有了强大的动力存在, 机芯可小修的就小修,要大修的就必须大修。如果发现动力部分和传动部分部件有伤损,金属链条或齿轮轴径有裂纹,需要大修的一定要大修,避免修复不及时产生损坏的严重后果,这是200多年代代传下来的经验,也是修复机芯必须遵守的准则。“国内外的钟表修复理念有所不同,如荷兰以修复完美为主,强调‘修旧如新’,所有破损的零件都改用新的配件,每天都在运作,俄罗斯的冬宫也是这样。英国不同,尽量维持其原样,不做大改动。故宫的修复有点类似在这两者之中,恢复钟表的机能,零件进行修补,如果有缺失的话在有参照的情况下再重新补配,最大限度保留文物信息。此外,也不会让钟表每天运作,因为运作会在无形中磨损文物。”亓昊楠说。




故宫钟表藏品丰富,但雷同的很少,大部分是孤品或一对,修复难度很大,每一座钟表都有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拆装技巧,与近代钟表的拆装与修复有很大的不同。亓昊楠对记者说:“故宫的钟表没有图纸资料,都需要拆开研究。一般只有一对钟表时,结构才相似,其他单件的钟表每个内部构成都不同。有时候一对钟表其结构也会不同,制造年代不同,随着改良工艺的提升,其内部机芯结构就会改变,就像此次修复的铜镀金乡村景色水法钟。”目前采用传统的技艺、设备、工具是故宫修复钟表的主要手段,如多结构壳体的修复,机内走时、打刻、打点、音乐与表演动作的修复,尤其机械表演方面涉及的绝活就更多,如机械人的前行与后退,脑袋的转向与点头,眼皮的抬起与落下,嘴巴的张开与闭合,仙人的前行与跪拜,人物的攀杠与旋转,门的开关、塔的升降、水法旋转、船只航行、战车行进、魔术变换、挥笔写字等。总之,要想恢复原有的功能,必须要有熟练的修复技巧和传统的操作规程。


修后中部


此外,作为综合性门类,钟表包含有各种工艺,如漆、铸炉、牙、玉、木、金等各种工艺,所以维修一件钟表可能牵动很多修复小组来共同完成,钟表组主要以机芯的维修为主。


让宫廷钟表焕发活力:以铜镀金乡村景色水法钟为例



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对英国钟表铜镀金乡村景色水法钟,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对大型钟表。“由于年久失修,破损及其严重。钟表修复室决定花费一年时间将其彻底修复完成,恢复其所有运转功能,使其修复如初。”亓昊楠介绍。

此钟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为三套系统的走时打点打刻的计时仪器,每隔15分钟钟表都会自动打刻,到整点时打刻报完后,随即开始报时打点。下层是整个机器的核心部分,分为两个动力系统。左侧是音乐动力机芯,它负责运转时所发出的各种音乐以及底部双道门的自动开关,同时还负责中部的自开门装置。右侧机芯为总动力系统,主要负责底部五面水法与前左右三面跑船与跑人的表演,与此同时,还带动中部的纺车旋转,水轮风车运转,两部分多排水法,以及转鸭、狗叫及大小鸡啄米扇动翅膀的各种动力表演。亓昊楠感慨道:“总之,机械之复杂,表演之繁多,是世界上及其少见的复杂钟表之一,堪称为极品钟表中的极品。”



1.修复后上部背面

2.修复后上部走时机芯与自开门纺车

3.修复后一对


修复前首先要拍照存档,然后将钟表拆解为上、中、下三个部分进行修理。上部的走时机芯为三套系统,跟通常的三套木楼钟机芯类似,将其全部拆解,经清洗后进行修复组装,经调试后达到准时打刻打点即可。中部包括的是纺车旋转,水轮风车运转,两部分多排水法,以及转鸭、狗叫及大小鸡啄米扇动翅膀等表演景观,其中纺车、水轮风车、水法都是通过齿轮间的传带来进行运转的,而转鸭、狗叫、小鸡啄米等是靠拨轮对其下方的连杆装置反复拨动进行运转的,修复时必须清除连杆间的锈蚀,还有连杆与动物体内运动连接点的有效距离,以避免因锈蚀带来的摩擦阻力影响各种动作的表演幅度。

下部是全部机械的核心部分,首先将下部左侧的音乐动力机芯拆除,经过清洗修复,将其放回原位,同时将它负责运转的底部双道门自动开关和中部的自开门装置连接在一起,经过反复调试,必须达到一个精确的位置才能做到音乐起,中下部门开启,音乐关闭,门恰好关闭,做到分秒不差即可。“然后将其右侧机芯进行清洗修复,同时也要将底部五面水法与前左右三面跑船与跑人进行清洗调试,水法与跑人修复后必须先装入底部,用手感知其灵活度,如运转自如为佳,如运转吃力必须找出摩擦阻力所在,经打磨、抛光、上油、调动位置等一系列操作,直至运转自如为止。同理,带动中部的纺车旋转、水轮风车运转及两部分多排水法的所有传动轮,都要做到以上效果才行。”亓昊楠说。由于转鸭、狗叫及大小鸡啄米扇动翅膀的各种动力表演需要拨动连杆,需要强劲的动力。“由于旧发条老化,我们更换了新的定制发条,解决了发条无力带动各种表演的难题。由于底座底板为木质材质,受温湿度影响极大,一旦热胀冷缩都会影响底部机芯与各个连接装置的位置,就会造成齿轮远离或挤靠等现象影响钟的运转,因此,我们在底座底部打眼穿棍加以固定,尽可能减少其大幅度变化。但归根结底恒温恒湿是对钟表最好的保障。”亓昊楠说,由于外界湿度变化的影响,需要反复调试,这也是修复过程最复杂的部分。

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中,观众见证了这对英国钟表铜镀金乡村景色水法钟的华丽运转。作为一门“活”的艺术,亓昊楠表示“故宫在钟表的展陈上会随着科技的发展,保存钟表动态的视频,观众可通过扫码观看,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但是落实起来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责任编辑:严小稚)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