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揭秘紫禁城里的埋藏坑

作者:文/本刊记者 陆静     来源:《艺术市场》杂志

        时间回到2014年,在故宫博物院南大库发现一处神秘的瓷器埋藏坑。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故宫考古研究所对该区域进行了发掘清理,令人惊讶的是坑内集中出土了数万件瓷器残片。皇家禁地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埋藏坑,并且还都是瓷器残片?是皇帝下令而为之,还是宫女太监所为?在数万件瓷器碎片中,雍正款墨地珐琅彩瓷片实为罕见。经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陶瓷修复专业人员对其进行拼对修复,及其对彩釉成份的化验分析,确认为一件雍正款墨地珐琅彩竹梅纹盘。值得注意的是,这类瓷器现存数量很少。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现有藏品中,亦不见有此类瓷器。且这件器物烧制得十分精致,更为难得。它的出现在陶瓷史研究上又有哪些重要价值,带着种种猜想,记者采访了故宫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王光尧研究员。

 


 王光尧 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故宫考古的重大发现
        在大众的认知中,考古一般都是去发掘古墓,比如比较火热的海昏侯墓、妇好墓等,而这次的考古地点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紫禁城皇家宫殿内。对此王光尧说:“在这里有必要跟大家明确‘考古’的概念:考古学是利用古代人类留下的遗迹、遗物研究古代社会历史的学科。所以古人留下的一切都属于考古学的研究对象,大到一座城,小到一个瓷片,墓葬仅仅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所以不要把考古与墓葬发掘等同起来,更不能把考古与盗墓画上等号。最近海昏侯墓的发掘火爆异常,出土的各类‘宝贝’堆积如山,这可能会给大家造成一个印象:发现的‘宝贝’越多,考古才越有价值。其实,考古并不等于‘挖宝’,一项考古发掘的重要性不由挖出‘宝贝’的多少决定。海昏侯墓的发掘,在精美的‘宝贝’背后,蕴藏着极为丰富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考古学的研究就是从考古发现的资料中尽可能多地提取各种信息,以便使历史学的研究更加接近历史的真实,这就是考古工作的意义。”   

埋藏坑瓷片出土状态

 

        故宫博物院所在的紫禁城是明清皇家宫殿,整个故宫博物院区域都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范围内,根据《文物保护法》第29条,在此区域内进行基本建设工程前,必须要在工程范围内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尤其是故宫“平安工程”实施以来,明确规定哪怕再小的工程也不会贸然启动,都需要先进行考古勘探和发掘。这次的考古发现也是因为消防工程施工中意外所获。


        王光尧介绍:“故宫博物院南大库发掘的瓷器埋藏坑为正南北方向,坑口南北约1.7米,东西残长2.6米,坑深约0.9米,坑壁较陡直,底部较平整。坑内集中出土数万件瓷器残片,其年代自明洪武至清光绪,几乎全部瓷片均产自御窑厂。从器类上讲,日用器、礼祭器、陈设器俱全;从釉色上讲,包括青花、釉里红、黄釉、红釉、白釉、蓝釉等约18个品种;从年代上讲,明洪武至清光绪间历朝几乎都囊括其中。几乎就是一部缩略版的明清宫廷瓷器史。”

 

埋藏坑瓷片出土状态


由瓷器碎片引发的历史“探案”

        随着考古工程的推进,在故宫博物院南大库还发现了水晶、玉器、砗磲,甚至发现了写有藏文或是梵文的嘎巴拉碗的碎片。据清朝乾隆时期规定,造玉时剩下的残料都要放到崇文门市场去出售,而现在在故宫大量出土,王光尧对此表示很疑惑,他认为:“这些残片很有可能是在此规定订立之前埋藏的,或者是从库房扔出来直接埋下去。至于嘎巴拉碗,现存档案仅记载一句:清弘历年使用的嘎巴拉碗、法螺等破损后要收进库房。收进库房后又如何处理?没有记载,也没有人知道。”通过一系列的问题,王光尧产生一个想法:这些残片是有意识集中埋藏在一起的。

 

【瓷器埋藏坑是故意而为?】

        王光尧说道:“从考古上看我们首先要根据出土的文物判断它的时代,这些瓷器碎片最晚的有光绪时期,再加该瓷片坑打破的早期地层,以及叠压在该坑口以上的地层关系,可以认定在民国以前,有可能就是光绪时期形成该瓷片埋藏坑。这个坑距离瓷器库只有几米的距离,应该是把库房里破损的瓷器有意识地全部倒进坑里埋掉。”但是如何证明它是有意识的呢?王光尧分析道:“这就看它出土了什么,最早的瓷器碎片是明洪武时期,然后是永乐、宣德、嘉靖、万历,清朝时期的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同治、光绪。瓷器品种也很多,有青花、白釉、黄釉,珐琅彩。这些瓷器碎片除了几片是民窑制造,剩下的全部是御窑,就是明清两代专供于皇帝使用的。那么我们会思考这个问题,御窑瓷器破损后,为了体现皇家体面,会先放到库房,过些日子集中给埋掉。”

 

2014故宫南大库消防管道改造抢救性考古发掘探方内建筑台明、铺砖地面与瓷器埋藏坑(南向北)

2014故宫南大库消防管道改造抢救性考古发掘探方内建筑台明、铺砖地面与瓷器埋藏坑(南向北)

 

 

【皇家对瓷器,从生产到使用再到废弃全程垄断】

        明清宫廷御用瓷器的使用和管理有着严格制度 ,从景德镇御窑厂到皇宫,从残次品的销毁到御用成品的严控。完整的御窑瓷器只有皇帝赏赐臣民或被用作皇帝的外交礼品送给属国统治者才能走出宫廷;至清代乾隆时期以后,也偶见皇帝特许将部分御用瓷器送出宫变卖的记载,但总体而言,皇帝对御用物资的掌控还是极为强力的。尽管如此,因文献档案对库房御用瓷器处理情况付之阙如,使人们对残损后的御用瓷器的处理办法一直缺少强有力的直接证据。

 

        此次考古发掘通过一层一层的蚕丝剥茧,王光尧认为:“这个位于南大库旧内务府瓷器库房附近的埋藏坑,坑壁陡直、坑底平整,显然经过用心挖修,应是专门用来填埋库房中清理出来的这批废弃品的。它与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发现的御用瓷器落选品打碎埋藏坑性质相同,证明了御用瓷器残损收库后并非随意丢弃,而是定期清理、定点埋藏。宫廷御用瓷器管理制度的最末端终于也暴露在我们眼前。由此可见,明清两代皇权对御用瓷器的垄断,是从生产到使用再到废弃全过程无缺漏的。”

珐琅彩瓷的历史沿革

 

故宫考古组在现场

        对埋藏坑进行清理时,考古队员们发现了一片珐琅彩瓷片,墨地,梅竹纹。这个发现让王光尧很兴奋。“在此之前,故宫所藏珐琅彩瓷器都是传世完整器,即便破损也保存在库房内,而这件出土的珐琅彩瓷必将成为研究的突破口。因为残片意味着可以更直观地观察研究瓷器的胎、釉、彩,便于进行化验分析,而对珐琅彩进行宏观的研究正是故宫博物院正在进行的大型科研项目之一。”他讲道。故而这件珐琅彩盘的意义在王光尧看来自然不一般。他立刻发动队员在那数万件残片中寻找这件器物的其余残片,茫茫瓷海,耗费许多眼力,终于又寻得10余片。在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瓷器修复室,经过超声波清洗后,这些碎片被仔细拼对还原为一件浅盘,器地残存的“雍正年制”款识清晰可辨。这类瓷器现存数量很少。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现有藏品中,均不见有完全相同者。且这件器物烧制的十分精致,更为难得。

 

        在学术价值方面,以及故宫正在进行的关于珐琅艺术的研究项目。王光尧介绍:“通过把不同质地的珐琅彩艺术品,如瓷胎、玻璃胎、紫砂胎、金胎、铜胎、铁胎珐琅放在一起比较研究,探究中国人在清朝康雍时期从欧洲引入珐琅艺术后如何将其逐步变为中国化的一个过程。”“早期先在铜器上烧珐琅、画珐琅,再到瓷器上,康熙和雍正早期由于技术不完善烧制的珐琅需加红地、墨地、黄地,到了雍正晚期才有在白瓷上画珐琅,这一技术流变过程需要我们深入研究。另外,考古发现的残次品可以直观地看到胎釉的结合,分析它的胎釉,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王光尧说。这件器物将会在故宫博物院举办的“皇帝的御用瓷器——故宫博物院与景德镇陶瓷考古新成果展”中呈现给大众。

 

【皇帝的喜好无意识中促进了清代釉上彩瓷器的发展】

        王光尧说道:“珐琅彩瓷器是在康熙皇帝的直接干预下,利用西方传来的彩料和技术首先在内务府作坊烧成的新品种瓷器。生产珐琅器的最初动机是为了改变中国所产景泰蓝器物釉层质感和发色质量都不如西方同类产品的缺点。参与其事的匠役有传教士和从广东征集来掌握珐琅技术的中国匠人,以及来自景德镇的瓷器匠人,其彩料、技术源头直接或间接均来自西方。从康熙五十七年试烧珐琅彩瓷器并取得成功开始,所用珐琅彩料全靠从西方进口,为了改变这种受制于人的窘迫局面,康熙时期内府作坊就开始了烧炼珐琅彩料的努力。但根据西方文献记载在相当长时期内清宫自炼的珐琅料均强差人意。直到雍正六年,才成功研制出珐琅彩料,不仅是雍正珐琅彩瓷器生产史上的一个重要分界点,而且在整个清代珐琅彩瓷器乃至清代釉上彩瓷器生产史上都具有重要意义。”

 

        烧造珐琅彩瓷器的技术逐步由内府作坊向景德镇御窑厂推广,最后又被民间窑厂掌握,完成了普及工作。从而也开始了景德镇御窑厂生产洋彩和粉彩瓷器的历史,在皇帝有意识的引进和无意识的推动下,促进了清朝釉上彩瓷器的变化。

 

【雍正款墨地珐琅彩梅竹纹盘,中西结合的分水岭】

        “雍正款墨地珐琅彩梅竹纹盘可看做有色地的珐琅彩瓷器与从金属地上脱胎在白瓷上画珐琅的一个分水岭,这才是真正的西洋珐琅彩技术与中国的瓷器技术的完美结合。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它是一个西洋的技术中国化、本土化,引进后不断地理解、吸收、消化的过程。”王光尧介绍,“康熙晚期初烧珐琅彩瓷器时,其技术并不成熟,一方面要模仿铜胎画珐琅工艺,另一方面尚不能解决在瓷釉上施烧珐琅彩的技术,所以这时期专门烧制的各式供内府作坊烧珐琅彩瓷器所用的胎料,多是内壁施白釉、外壁则留涩胎。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此一时的珐琅彩瓷器必须满施色地,色地和纹样均绘在器物外壁涩胎之上,因涩胎的缘故致使彩、地呈色均不光鲜。雍正时期烧造的珐琅彩瓷器明显呈现两种风格,一是沿袭康熙时期珐琅彩瓷器特点,即器物外壁为涩胎、满施彩地;二是在白瓷器上绘施珐琅彩纹样,即以内外满施釉的白瓷为胎。”

 

克拉克风格的外销瓷也曾步入皇室

        在此次对南大库埋藏坑进行发掘过程中,亦发现有克拉克青花瓷器残片。众所周知,克拉克瓷器是外销瓷器中的一种,按样式烧造好之后专供给欧洲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宫廷内部并且供于皇帝呢?王光尧讲道:“在江西等地,明朝晚期以来的墓葬里面都出土过克拉克瓷器,根据我们这几年对克拉克瓷器的追踪调查,在赫图阿拉也就是满洲兴起的时候努尔哈赤的宫殿考古出土过克拉克瓷器,这次在故宫也出土了,同时在故宫博物院的收藏中也有清宫传下来的一件克拉克风格的青花瓷盘,这样该类瓷器进入宫廷内已不是孤例了。可以证明从它的流向上来看,这类此器不完全是出售给外国人,但是至于这个克拉克瓷器怎么来到清宫则没有档案记录,我们无法考究,但这片克拉克风格的瓷片却改写了我们关于当年有关克拉克瓷器的一些认识。(责任编辑:刘婷婷)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