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清代瓷器赏鉴巡礼之"嘉庆瓷器特征及辨伪"

作者:文/郭光     来源:《艺术市场》杂志12期

爱新觉罗·颙琰,1796年即位,时年36岁,在位25年,年号嘉庆。卒于1820年,享年61,庙号(清)仁宗。嘉庆帝生于圆明园天地一家春殿。面对乾隆末年危机四伏的政局,嘉庆帝打出“咸与维新”的旗号,整饬内政,整肃纲纪。诛杀权臣和珅。诏求直言,广开言路,褒奖起复乾隆朝以言获罪的官员。但其对内政的有限整顿,未能从根本上扭转清朝政局的颓败。嘉庆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五日,嘉庆帝卒于避暑山庄,时年61岁。

嘉庆皇帝与制瓷业

与他的父亲、祖父相比,嘉庆皇帝是一位既没有政治胆略又缺乏革新精神、既没有理政才能又缺乏勇于作为的平庸天子。“平庸”两个字,是后世对嘉庆皇帝的主流评价。然而,嘉庆的平庸,并非其主观所致,在乾隆晚期,清廷已经出现了衰败的迹象。白莲教的起义,加上乾隆帝好大喜功、晚年更是喜欢举办大型寿宴等奢华靡费的习惯,使得嘉庆初期国库空虚。而顒琰却克勤克俭,在应付各地叛乱灾情的同时,还时常设法给百姓减税;诛杀贪官和珅,手段老练,办事迅速……应当说作为帝王,嘉庆是尽了力的。但那些沿袭了前朝的腐败制度和保守治国的套路,已将注定了这个封建王朝必将走向灭亡的历史趋势。

清嘉庆粉彩博古纹方斗

清嘉庆粉彩博古纹方斗

嘉庆皇帝在位的20多年间,直至去世前一天,还在不倦地处理政务。虽然勤奋已经成了一种惯性,可无论他怎么努力,政局的形势依然不可挽回的糟糕。到后来,皇帝也对扭转社会大势丧失了信心。“体皇考之心为心,本皇考之治为治。”只要是祖宗说过或做过的,他都依样画葫芦地执行贯彻。这种衰败迹象在官窑、民窑瓷器上,都可以让人们看到一些端倪。

由于嘉庆即位之初,朝廷上下皆以乾隆之命为圣断,故嘉庆初期的官窑瓷器虽有新皇年号却仍持前朝旧例,而嘉庆帝喜爱听戏的这一大爱好,也引出了一款世人少见的御用官窑。

嘉庆朝时期,景德镇御窑厂已经没有专司其事的督陶官,而是由地方官吏兼管,瓷器的制作基本上处于因循守旧的状态。乾隆帝虽已逊位,但仍以“太上皇”的名义威慑着朝政,所以,嘉庆初年的御窑厂官窑瓷器的烧制,不过是前朝时期制瓷的延续,其造型式样、图案等,均因袭前朝旧制,不敢僭越。但是品种和数量,都已远远不及乾隆盛世。嘉庆中期,御窑厂出现了抹红地五彩婴戏纹、粉彩万花锦纹和极少量的珐琅彩花卉纹等几个品种颇为优秀。但是到了嘉庆晚期,官窑瓷器的制作艺术水平渐渐趋向低下,再也没有什么突出的创新之作了。

清嘉庆官窑青花龙赶珠纹浅碗

清嘉庆官窑青花龙赶珠纹浅碗

乾隆时期独创的一类奇巧华丽的观赏品,在嘉庆时期已经极为少见,而传统品类和一些前朝创烧的新品种基本延续下来,这些官窑瓷器,大部分仍旧还保留着乾隆时期的风貌。前朝常见的广彩、各种色地轧道工艺粉彩器,在嘉庆朝时期依然流行,尤其是色地轧道粉彩器物,一直烧制到光绪朝,后基本绝迹。外销瓷器数量较前朝时多,仿汝、仿官、仿哥类的仿古品种虽然仍有制作,但是相比前朝宏伟的场面和规模,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的官窑纹饰,大量出现绘以凤凰、鸳鸯和黄鹂等象征君臣、父子和夫妇等关系的五伦图案,民窑精品中博古纹饰大量涌现,或青花或粉彩的描绘,粉彩博古纹器物多配以描金。

清嘉庆青花夔凤纹瓶

清嘉庆青花夔凤纹瓶

乾隆时期创烧的玲珑瓷,因制作工艺极为复杂,成器优美,嘉庆时期仍在延续制作,但是数量稀少,存世量很低,多见民窑作品,以青花或斗彩的梅花、岁寒三友等纹饰为主,嘉庆之后直至光绪之间,不见玲珑。

“嘉荫堂制”瓷器

嘉庆皇帝对戏剧的喜爱超乎一般,而与之有关的一款御用瓷器,却为世人所不知,它就是“嘉荫堂制”。

嘉荫堂位于盛京皇宫(现沈阳故宫)中路的西侧,这组建筑包括文溯阁、嘉荫堂、戏台、扮戏房、转角房、九间殿等斋堂殿阁一百六十余间建筑,乾隆四十六年至四十八年(17811783年)所建。嘉荫堂位于这组建筑的前半部,由南侧的扮戏房和东西两侧的宽廊共同围成一座方形封闭庭院。戏台建于院内,戏台正面的嘉荫堂就是嘉庆皇帝的赏戏之处。

清嘉庆斗彩凤穿牡丹纹梅瓶

清嘉庆斗彩凤穿牡丹纹梅瓶

清嘉庆斗彩莲蝠纹盖罐

清嘉庆斗彩莲蝠纹盖罐

耿宝昌先生考证,“嘉荫堂制”款瓷器数量极少,使用时间限于嘉庆和道光两朝,目前馆藏品仅见嘉庆帝御用之“青花缠枝莲高足盘”“青花云龙纹浅碗”两个品种,其中青花龙纹浅碗仅有一件而已。

前一篇文章我们说过道光帝崇尚节俭甚至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戏剧爱好和研究方面却远不及其父嘉庆帝的痴迷和专业,对于其驾临盛京后专门到嘉荫堂听戏的史书记载中,仅见旻宁曾于“道光九年九月乙卯,上诣天坛、堂子,奉皇太后幸嘉荫堂”。

据统计,在目前的馆藏品中,道光朝烧制的“嘉荫堂制”的器物只有青花龙纹梅花碟,而这件小碟子却也只有一件。

嘉荫堂自建成后,直至道光末期,御窑厂曾专为此堂烧造瓷器,咸丰伊始,太平天国事变,御窑厂饱受冲击而迅速凋败,紫禁城用瓷在短短的四年内烧造供应骤减直至停止,更不用说远在千里之外的沈阳故宫用瓷了,嘉荫堂所用器物之后就再也没有继续制作。即便是在当朝时期,由于此殿地处盛京,用途单一,只有在皇室到临时偶尔开启,以供皇帝本人和皇室宗亲在其中观戏时使用,因此大内为嘉荫堂专门制作的器皿品种和数量都极其有限,结合当今可见的馆藏遗珍,保存至今的落“嘉荫堂制”款的御窑器物,可以称得上是世间罕有了。

嘉庆时期瓷器种类及特征

嘉庆早期官窑瓷器的造型,基本沿袭乾隆一朝,没有什么创新之作,且总体来说,工艺技巧水平已经始见笨拙感。官窑和民窑都在大量烧制餐具类和盖碗、茶具类瓷器,这些型制的器物,成为了晚清时期的瓷器主要品种。官窑器物中开始出现了帽筒,从而代替了前朝时球形帽架,这类器物的制作一直延续到了晚清和民国时期。前朝士大夫阶层所喜好的小文玩类及扳指、翎管和鼻烟壶,此时仍大量制作,社会上十分流行。

清嘉庆油红地五彩描金婴戏图碗

清嘉庆油红地五彩描金婴戏图碗

嘉庆晚期,瓷器的器型开始出现歪斜,彩料粗糙,色调漂浮,纹饰犹如现代贴花工艺般的呆滞。此时色彩类品种减少,釉面稀薄,彩色厚薄不一。

民窑器物中,多见冬青釉粉彩的瓜蝶图案圆形罐和盘、碗等,攒盘、攒碗等开始大量出现,尤其是民窑制作尤盛。雕塑的人物线条较为生硬,外形较为简陋,与前朝相比,形神俱差。民窑器物的篆书款识多见写半边字的现象,另有大量红彩落款,其中花押款器物与道光时期同类品容易混淆。

嘉庆民窑作品虽然不及清代鼎盛时期,但是在乾隆朝大量高水平陶瓷制作余威的惯性下,仍然涌现出不少佳作,其中青花线描器物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所谓青花线描,就是在需要填充的图案边廓内部,以同等浓度的青花料描绘多条线条来代替图案轮廓内的平铺涂抹,达到器物的整体观感清雅不俗。这种纹饰绘画技法与青花淡描技法均始自明代万历时期,在清代雍正、乾隆时期民间曾有大量制作,其中上品确实优雅,不逊官瓷。嘉庆朝也有青花线描器物,道光之后几乎不见。

清嘉庆厂官釉直径瓶

清嘉庆厂官釉直径瓶

曾经有一种说法认为线描和淡描技法的出现源自青花钴料的供给告罄,以今天各种实物标本和万历朝之后的天启、崇祯器物来看,这种说法似乎有失偏颇。本人认为以线条代替填色的原因,似乎与制作工艺的节省和减少残品率相关:

制瓷过程中,青花汾水是单独的一项工艺环节,在工期紧张和人手有限的情况下,让绘制线条轮廓的匠人在当期工序手工后,不必换人,而顺手将纹饰轮廓线内以线条填充,即减少了过手环节的风险,又节省了另一份单独核算的人工,使得纹饰绘制一气呵成,而装饰效果却另有一番风味,何乐而不为呢?这似乎与万历时期中国社会工业生产力进步以及资本主义萌芽产生的大环境息息相关,这是人们对于在不改变产品质量的前提下,降低风险节省人工的一次大胆且成功的尝试。

谁在仿制嘉庆瓷

民国时期曾经仿制过嘉庆朝瓷器,粉彩器居多,也见青花器物,但是数量并不大,由于民国时期得天独厚的条件,嘉庆瓷的仿品往往是用半成品制成,所谓半成品,就是在嘉庆本年的青花或白釉器物上加以粉彩,制成青花加彩器或者粉彩器,分辨这些器物的主要节点,在于其材料的颜色和绘画的水平,民国时期至今也有一百多年了,器物身上的使用痕迹已经不能作为判断是否后加彩的依据,所以对于色彩的搭配和绘画水平的把握才是区别其是否为嘉庆本年器物的关键。当然,如果藏家有耐心有条件可以慢慢研习的话,用高倍放大镜依然可以在彩料的上下损伤痕迹中看出端倪。

现代对于嘉庆朝官窑制品的仿制,主要是以粉彩器和青花器两类为主,常见的多为落红款的仿品,有六字和四字的篆书款。由于嘉庆官窑多以六字篆书款为主,且与乾隆款笔体相似,因此嘉庆仿品的青花款识,多由写乾隆仿款的专业人员操刀;当然,现在的景德镇专业写款人层出不穷,嘉庆仿品甚少,谙熟于其写法结构的专业人员倒也不乏其人,如果熟记两朝款识之区别的人,不难分辨其真伪。

2012年开始,市场上大量出现了一批落“中国结”式的花押款新仿品,由于嘉庆、道光两朝均有类似矾红花款的民窑器物,纹饰以粉彩博古纹、花卉纹和青花勾莲纹为主,器型大都是盘、碗或花口盘、碗类圆器,其釉面松软泛白,与现代新瓷较为接近,景德镇只要在泥土配方中稍微加入一些杂质便可以轻松模仿,虽然与真品尚有差距,但是不熟悉这个时期民窑器物的人依然很容易上当。辨识真伪的重点在于器物的火气和纹饰用彩的深浅:对于“火气”一词的理解,有些人喜欢将其复杂化,包括一些授课类节目也把它说得神乎其神,其实火气就是大家在初中时学到的光线的反射原理——新作的器物由于釉面光洁少,光线打在器物身上便会有大量直接反射到观者眼中,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射;反之老物件釉面由于年代久远而多使用划痕,光线打在上面呈漫反射状态,直接进入观者眼中的光线很少,因此显现出柔和的效果。这就是所谓“火气”。至于纹饰用彩则不是能够简单辨识的,需要经常记忆真品的色彩呈色,无论是青花还是粉彩,均要有长期熟练的视觉记忆。简单来说,过于强烈的红、绿色和较为浓烈的粉色在一件器物上搭配而成,都会给观者刺眼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对于用色和谐程度的一种记忆。另外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不要把某些光绪时期仿制嘉庆朝的器物与仿品或真品混淆,因为光绪时期是制瓷业的大复古时代,太多的各种仿制前朝作品,其中不乏一类出色的仿嘉庆器物,如青花博古纹花口碟、粉彩五伦图双耳瓶等等,其中一些器物上的描金均为本金,与新仿品截然不同,较易区分真假,但是准确划分到哪个朝代则需要鉴别者比较扎实的清代瓷器鉴定功底。

清嘉庆寿字纹水仙盆

清嘉庆寿字纹水仙盆

另有一些将旧物器底与新仿品相接合的,如在《清代瓷器赏鉴巡礼之道光瓷器特征及辨伪》中所提之“撞底”货,则很容易令藏者受骗。总之,嘉庆时期的民窑器物较多,既有制作精良的,也有较为粗糙的,多见线描青花和粉彩花蝶盘、碗,博古纹和花卉纹较多,款识草率,但相对于道光朝的潦草落款还是较易辨识。青花器物多见于当代仿品。粉彩类瓶则之后各时期仿制较多,而民窑器中的较精制品,如青花瓶类和粉彩盘碗类则新制较少。(责任编辑:龚梦旻)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