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丘小君:为明清陶瓷史“特殊期”正名

    

编者按:在 我国璀璨的陶瓷发展史中,明清两朝占据着重要位置,这段时期因彩瓷得到空前发展,器物造型及绘画纹饰的多样性与精美程度使之臻于中国陶瓷史的一段极盛时期。如今,学术界对于明清两朝陶瓷史的研究不断深入,同时,在火热的收藏市场中,明清瓷器更被众多藏家所追捧,是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创造高价的主力军。然而 在明清陶瓷史的学术研究中,我们今日的认知其实并非完全客观、准确,特别是某些特殊时期、阶段的发展状态仍不为多数人所重视与熟知;在收藏市场中,多数藏家仅关注明清两朝鼎盛时期的官窑瓷器而忽视其他阶段的收藏,而这种在收藏中的宠辱之别,在某种程度上也影响着学术界对明清陶瓷发展史的全面探究。对此,本 期“专家”栏目我们通过专访国内著名陶瓷评鉴专家丘小君先生,围绕今日在明清陶瓷发展史研究中鲜被重视的两段时期展开,以此为其正名。

 

在明清陶瓷史中,过去对其认识不足亦或被多数研究者忽视的代表性时期有两个阶段:一个是明代宣德以后,成化之前的30年 时间,此阶段被研究者称为明代陶瓷史的空白期;另一阶段为明末清初的过渡时期。在以往的研究中,该两段时期的陶瓷史研究因为种种原因不够深入,以致多数人对其知之甚少。丘小君认为,这两段时期在明清陶瓷史上有着重要的作用及地位,为此他也呼吁着今天的学术研究界对其应有更多关注。

 

明代陶瓷史的空白期

明代陶瓷史的空白期是明代陶瓷史上最黑暗的30年,该段时间包括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丘小君介绍,由于这30年 明代时局的动荡(土木堡之变),皇位的频繁易主影响到景德镇官窑瓷器的烧制。当时的政府对景德镇下达了禁止烧制青花、彩瓷等瓷器的禁令,而且官府几乎每两年会下达一次,对违反禁令的陶瓷工匠的惩罚非常严苛,不是发配边疆就是满门抄斩。因此,当时禁令的频繁下达及惩罚罪行的严苛让景德镇御窑场瓷器的烧制几乎 停滞,而且民间的烧造也近乎销声匿迹。而这种历史现状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研究资料的匮乏,增加了研究的困难程度。

“空白期”的研究、认识不足

   对于明代的这段陶瓷史的发展状态,过去的研究并不深入,也鲜有研究者提出。丘小君表示:“上世纪60年 代末,南京博物院的王志敏曾对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的官窑、民窑器进行研究,并曾写出一定的研究文章,但由于当时经历文革特殊历史时期而并未发表。所以对于明代陶瓷史的空白期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而且很多研究明代陶瓷史鉴定的专家对其不够重视,不少研究者把正统时期民窑的或者一些制作较为粗劣的器物断 代为明早期,也有认为是元代器物。而之所以造成这样的错误认知与当时瓷器烧制风格的转变有较大关系。从明代的正统年间开始,陶瓷的烧制逐渐转向豪放、返璞归真的格调,特别是当时青花瓷器的装饰内容以及制作风格完全改变了明代早期官窑瓷器的审美状态,一些器物所具有的粗糙、粗犷面貌让研究者对其年代产生了很 大的误解,而且并未准确的分清。”

针对明代陶瓷史空白期的历史,南京博物院在上世纪80年代初第一次举办古陶瓷鉴定研究班时,明 清瓷器鉴赏专家耿宝昌曾提出应该对明朝正统、景泰、天顺三朝陶瓷发展史的关注,而当时很多研究者也一致认为应该填补这段陶瓷史的空白。丘小君回忆,当时在学院当中形成了明代陶瓷史“空白期”的研究热,很多学院研究者开始捡寻瓷片及民窑器。同时南京博物院根据王志敏的研究在明代故宫玉带河遗址发掘了很多瓷器 残片,而这些残片大部分为当时官窑的使用器,以这些标本为研究对象,对这段陶瓷史做了较为明显的断代。由于对明代这段陶瓷史的集中研究,也让更多的古玩店及文博机构对此有了更大的关注与兴趣,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家都还在对这段陶瓷史进行研究与探讨。上世纪80年代末,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人员曾对御窑厂龙珠阁进行发掘,当时已经找到正统年间的官窑堆积层,出土了大批正统青花官窑瓷,有大件龙缸、盘碗等,时代特征明显,也被鉴定为明代空白期官民窑的标准器。

尽管在上世纪对明代陶瓷空白期已有一定的研究,但其研究成果并不深入,今天很多收藏明清瓷器的藏家仍然对这段历史认识不足。如今的古玩店、拍卖行及一些文博机构对该段时期瓷器断代基本以耿宝昌在《明清瓷器鉴定》一书中的分析研究为参考蓝本,藉此向更加纵深的方向研究。

“空白期”非“铁板”一块

   其 实,该段时期的器物器形丰富,有罐、炉、盘、碗等。同时装饰题材方面也涉及麒麟芭蕉、仕女人物、亭台楼阁、花鸟、缠枝花卉等丰富内容,日本东京博物院藏有一件天顺时期“亭台楼阁携琴访友青花大罐”,是当时最具代表性的标准器。而在海内外遗存的诸多此时期的器物中,一些器形较大、做工装饰精细却没留款式的器 物,据丘小君研究判断,它们应是此时官窑的代表器物。丘小君介绍:在明朝正统、景泰、天顺的30年 时间,虽然有人认为该段官窑陶瓷史为“铁板”一块,但实则不然,当时在景德镇以烧制瓷器为生的窑工如若完全停止瓷器的烧制,他们几乎无法生存。特别是正统时期的御窑场虽然已经关闭,但是被遣散的窑工依然具有较高的制瓷水准,他们将技艺传给后代的同时在私下烧制瓷器。而这个时期未留款识的瓷器在技艺、工艺上 能达到官窑制作水平的就应该是“空白期”的官窑,所以应该对其予以正名。今天在山西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天顺时期“伊斯兰回纹筒式香炉”就被认定为判断为天顺时期官窑瓷器的标准器。

在明代的陶瓷史中,明代前期的永宣时期在其发展中迎来第一次高峰期,中期的成化达到了明代制瓷的最高峰,而中间的正统、景泰、天顺三代夹于两次高峰期之间,所以丘小君认为这30年 的制瓷不可能停滞。此段时间的瓷器不管是在纹饰的发展与创新方面,还是在绘制的笔法与用料方面都在很大程度上有所突破,如典型的“铁索流云”纹饰;绘制人物中飘逸、潇洒的飘带,其线条绘制刚劲有力,非常精美。而这段时间的器物不仅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更重要的是它在积累的过程中影响到后来的成化制瓷,相当 于开启与创造了成化陶瓷的新面貌,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所以埋没明代此段时期的制瓷对其是不公平的,藏家对此段历史的瓷器的贬低也并不恰当。

“空白期”瓷器收藏 未来有望成亮点

在今天的收藏市场中,对于明代空白期瓷器的收藏处于重视不足的现状,其市场价格仍处于较低的位置,很多藏家并未意识到明代时期这30年存世的器物其实不在少数,而且留存下来的很多较为精致的器物并未得到相应的历史地位及市场价值,大部分精美大件器物在今天的市场中几乎都在百万元之下。

如 今,大部分藏家并未意识到这段时期的瓷器收藏具有一定的专题性、系列性,而且是相对容易成功的收藏板块。因此,丘小君建议藏家:“对于明清瓷器的收藏而言,藏家应该坚持‘人取我舍、人舍我取’的收藏理念,当有实力的藏家都花大价钱收藏‘明清三代’时期的官窑瓷时,其他藏家应该关注多数人并未关注的器物, 此类器物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及历史文物价值,而且还未被完全认可,还处于市场的价值洼地。而明代空白期的器物在今天就具备如此的条件,如若有心藏家能对此时期的器物进行系统收藏,想必一定能在成为明代藏瓷的一大亮点,同时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带动学术界对这段空白期再次地深入研究。”

 

明末清初过渡期

明末清初是明清陶瓷史由明代向清代转变的过渡时期,从明代最后一位皇帝崇祯时期开始,青花瓷器在制作风格上与之前相比有着极大转变。

“过渡期”开启清代制瓷风貌之先河

   在明末清初的朝代更迭期,此时制瓷业的发展却并未停滞不前。相反,此时的制瓷在胎质、釉料、绘画风格等方面的革新却已然开启了清代制瓷风貌的先河。

   丘 小君介绍,崇祯时期青花瓷器的胎体相比之前嘉靖、万历等时期更加细致,硬度更高。而这种变化的原因在于,崇祯时期对陶土的加工工序有所增加,因此使得陶泥变得更加细腻,其细腻程度几乎达到清康熙时期的糯米胎的标准。而高质量的陶泥有利于对拉胚成形,使得器形更加规整,同时细腻的素器表面又有利于釉料均匀、 稳定地覆盖其上,而这些变化就成为烧造更高质量瓷器的基础。

   此 时瓷器的装饰内容与题材也在发生改变,由于明末时期受到战乱的影响,民间百姓渴望生活的安定,所以当时的时局影响了瓷器上的绘画内容。在人物方面,出现了刀马人物、加官进爵、公孙大娘舞剑、山水钟馗等题材丰富的人物内容;在花鸟方面,此时的瓷上绘画已反应出八大山人的绘画面貌,描绘的简笔山水较为精彩。另 外,在绘画技法及布局方面,此时已有较大改变,当时的绘画用笔纤细,线条流畅,而且在构图及人物比例等方面都变得非常协调。同时,此时在青花釉料的提纯技艺上也有很大的提高,以往以黑蓝或偏紫蓝为主,而此时的青花釉料纯度较高且已有色阶、干涩之别。釉料的这种变化增加了瓷上绘画的立体感,使得画面层次丰富 并更为细腻、生动,与嘉靖、万历时期粗犷的绘画面貌相比,此时在绘画风格有着彻底的革新。

丘 小君同时表示,此段时期在瓷器的口沿及底部往往会加以边饰,以暗刻形式的缠枝花卉以及几何形等图案起到装饰的作用。而从足部的底胎来看,此时对瓷器底胎的旋削非常干净、细腻,而且旋削时在靠近器壁露胎的位置往往会多削一点,这也是当时器物底足较为流行的一个特征。另外。该段时期的器物的口部多突出黄釉口, 这一特点也是明末清初很多瓷器的特征表现,特别是以明代崇祯及清代顺治时期为代表。

“过渡期”收藏重视,研究不足

与明代“空白期”的瓷器相比,明清过渡期的器物已经被众多藏家所重视。1986年佳士得曾在阿姆斯特丹组织关于“南京号”沉船出水文物的拍卖会,当时拍卖中大量崇祯时期的器物被藏家抢购一空,而也正是当时佳士得的一场海外拍卖,在很大 程度上带动了国内研究者、藏家对这一时期的研究与收藏。据丘小君介绍,近些年在海外回流了很多明清过渡时期的瓷器,绝大多数器物都被拍卖公司予以重点推介,而且此阶段的瓷器价格一直呈现稳定上升的态势。十几年前,一件崇祯时期的青花人物筒瓶拍出十几万至二十万元的价格已经算是很高的价格,如今类似的一件 器物已经达到上百万元,一些题材好、品相佳的器物甚至更贵。

对于明末清初这段陶瓷史的发展,在国外已经逐渐形成系统研究,曾经举办过相关内容的展览或者撰写、出版了书籍、画册。而国内对于该阶段的研究相对较弱,很多 器物藏在私人藏家手中,并未有机会实现集中展示,也并未举办相应的专题研讨会。今天,对于明末清初与明代空白期两段特殊时期的陶瓷发展史而言,应该予以更多重视及深入研究,以给予其相应的历史地位。(责任编辑:刘婷婷)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