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杨伯达:玉文化需深度发掘

    

玉石文化可谓贯穿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世界范围内很少有像中国这样玉石文化在其文化历史中有如此大的影响。作为玉届泰斗级的人物,曾任中国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的杨伯达同样肯定着中国玉文化的价值意义,在他看来,中国的玉石文化在世界范围内不同于其他地域,它具备自身特征而且其特点又是如此的鲜明,在中国的玉文化中,它诠释着中国的语言、文化、历史等诸多社会因素。从史前文化直到清代结束,中国大约8000年的玉石文化史,其从古至今具体呈现怎样的生存与发展状态,值得我们不断的研究并去发现,研究了古玉几十年的杨伯达也正是基于自己不断探索将中国的“玉”定义到“文化”的高度。

 

 从玉文化的“三问题”到“三阶段”

据杨伯达介绍,他的研究对象是以考古出土的古玉为主,除了清代的玉葬偶尔会有少量的作伪玉器,其他大部分玉器基本不需考虑它的真伪问题。而杨伯达认为,研究中国的古玉文化需要解决三个最基本的问题,首先,玉器的功用价值为何,它所具备的怎样的用途;其次是哪部分阶层人群将其占有;最后是玉文化的属性归属问题。而从这三个问题出发,杨伯达将中国的玉文化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巫玉时代,此阶段的玉器为原石的宗教(巫教)服务,此时的玉器被巫教占有,更多反映的是当时人们的一种信仰。这一观点也是基于自己对东部沿海地区所出土的史前玉器进行判断的,而也只有此观点,史前的红山文化及良渚文化的玉器才能解释通。第二阶段为进入文明社会的王玉时代,该阶段的玉器由帝王占有,此时他们是玉器的最大占有者,帝王以玉器为媒介来祭祀并划分社会阶层等级,最终以此维护自身政权的统治。第三阶段为民玉时代,清朝灭亡之后至今,从帝王的封建社会跨入现代社会,普通的人们只要有资本支持就可以拥有各样的玉器。

按照杨伯达的观点,如今我们处于民玉时代,普通人可以随便拥有各样的玉器,这个时代的界定是就社会的整体层面而言,而清朝的灭亡就应该是这个时代的起始点。但如果详细追究民间藏玉的始点,杨伯达认为应该将时针拨回宋代,在宋朝之后民间藏玉的行为已经开始冒头,当时的政权对玉器的管制有所放松,除了玉玺、玉璧、玉琮这些体现国家意志的玉器民间不能制作、拥有之外,其他的玉器形制基本不受限制,而在宋代当时的市场中可以购藏到玉带板也从侧面反映着政权对玉器的开放程度。

对于古玉的收藏,杨伯达更注重玉史文化的发展过程,我们需要对玉文化的真正价值具有更多、更充分的认识,而今天我们对于古玉的价值认知是否全面仍有疑问,所以在杨伯达看来,真正收藏古玉的人群应该是那些真正深入研究玉文化的史学家,他们的古玉收藏更需注重“玉史”。

 

籽料收藏下的审美价值回归

    在今天的玉石市场中,很多藏家都开始收藏未经雕琢的玉石原料,这种原石籽料的收藏价值有多大?这种简单的收藏行为似乎仅是藏家对一种稀有资源的占有。而杨伯达对此分析却没那么简单,除了人们对稀有玉石资源的渴求心理之外,他从地域人群的价值观差异以及深层次的玉文化背景予以阐释。

    杨伯达认为,国人对于“物”的理解要比西方人更为深刻,在我们今天的社会中,同样的物产会因其地域不同而产生价值的差异,国人对于物产更加注重产地。具体到玉石,新疆和田出产的白玉为最佳,而与西方的钻石或宝石相比,西方的人们可以介绍这些宝石的各种特点,但对其鲜有具体到某一产地。而中国这种对于“物”的深刻理解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对玉石的收藏。

    对于爱玉的藏家而言,有的爱“料”,亦有爱“器”。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更多的藏家将玉的收藏重点放在雕琢成形的玉器上,近年来愈来愈多的藏家却转向玉料的收藏,而对于这种转变,杨伯达认为,这种转变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对玉石传统价值审美的回归。因为中国玉器第一位的关键问题在于玉料,从中国古代皇家的用玉标准看,当时更讲究用真玉(特指和田玉白玉)制作玉器,作为一名全面的玉器收藏家,也必定首先考虑玉石原料的质量,其次才是雕工、颜色等标准。而玉石美学的最高标准同样在于原石温、润、泽的特点,如此标准也反映了中国人对玉石的认知更趋于感性,而如果从理性的地质学角度对其研究,将玉石只看做成一种矿石,这与中国传统玉文化的含义却有所不同。而今天对于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收藏玉石籽料,其原因与玉原石更能直接体现其美学价值中温、润、泽的特点有很大关系,这也反映了玉石审美趣味逐渐回归传统的趋势。

 

当代玉雕重“技”不重“艺”

如果说收藏玉石籽料是在某种程度上对传统玉石文化审美趣味的回归,那么在当今的玉雕界,经过诸多玉雕大师雕琢的现代玉器更是价格不菲,而对于这种现状,杨伯达并不完全认同,他认为当前的不少玉雕大师处于一种“唯技”的状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玉雕的技术上,忽略了其艺术性。而这种以技术代替艺术的“技术至上”理念是如今很多玉雕大师在自觉或无意中都具有的一种状态。

杨伯达表示,在研究玉文化时,首先会关注玉的“形”与“纹”,即玉器的造型与装饰,这两种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包含了玉器的艺术性。而现在玉雕界的工艺大师在历史文化及艺术价值的研究上是很大的短板,但是玉雕工艺作为一门技术与艺术结合的产物,如果只重视一只足,想必玉雕文化的路很难走远。同时,不仅在当今的玉雕界,其他工艺美术的领域同样存在这样的现象,因此杨伯达也呼吁工艺美术界应该更多反思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责任编辑:刘婷婷)

上一篇: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