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

户外艺术如何刷“存在感”?

作者:本刊记者 杨雪芹     来源:《艺术市场》11月号刊

火人节

 

          近日,“火人节”又出现在各大网络平台。在美国内华达州的黑岩沙漠,近7万人参与了这场一年一度的狂欢。人们穿着奇装异服观看艺术、参加讲座和活动,原本空旷、寂寥的沙漠变得喧哗、热烈。而在不久前结束的里约奥运会上,由美国风动雕塑家安东尼·豪设计的主火炬成功夺人眼球。奥运期间,多件里约热内卢的户外艺术作品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我们关心室内装饰应该摆放什么样的画作、架上绘画市场行情如何的同时,户外艺术似乎悄悄前进了许多。

 

        与展示在封闭白盒子内的艺术作品相比,在开阔的空间中的户外艺术不仅能更敞然地与他人共享艺术,还可以收获新鲜、个体、私密的观看体验。正因艺术创作与展示的空间环境不同,艺术家创作过程中对艺术可能性的探索、对社会和公众参与性的激发也随之拓展。

 

王中《生命钢板》 铜 195X175X60cm


户外艺术的定义何在?

 

        目前,对于户外艺术的定义说法不一,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多称为户外艺术,而中国大陆则常称之为公共艺术。总的来说,不论是户外艺术、景观艺术,还是大地艺术,它们之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都属于公共艺术系统。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院长、教授王中认为我们应该跳出专业词汇的框架和界限内的思考方式。公共艺术所包含的范围非常广阔,它不仅是城市雕塑、壁画和城市空间中物化的构筑体,它还是事件、展演、计划、节日、偶发或派生城市故事的城市文化精神的催生剂。目前,中国公共艺术界的学者正在推行“aud系统”,即以艺术为导向的城市设计。比如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在城八区选择了400多个区域,采用针灸疗法的方式,以艺术家为统筹,将艺术、建筑、景观和市政工程相互结合,进行了艺术引领的都市再开发,使得巴塞罗那成为欧洲乃至世界最具魅力的城市。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丁圆也认为我们关注户外艺术,不代表一定要界定它的定义。“定义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无论是户外艺术,还是公共艺术,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是各说各话,艺术家、建筑师、策展人很少站在大众的角度看待户外艺术的问题。此时需要出现相应的机构去统筹布局,考虑整体的空间、决定某一处应该放置什么样的作品,而不是先建造出建筑物,再放置一些艺术品。户外艺术除了视觉效果之外,是否具备教育、互动等其他方面的功能,是当今户外艺术发展的重点。我们不需要边界,只要一个目的:让人们感受到美。”


        王中在对记者讲述户外艺术的发展历程时说道,“1984年左右,中国最早的雕塑公园在石景山成立,这是户外艺术在中国的开端。若是从户外雕塑谈起,时间就更长了。户外艺术的变化与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改变有着紧密联系。新中国成立前10年,户外雕塑展示的是一种国家意识形态的表达,包括人民英雄纪念碑、军事博物馆等。改革开放后至20世纪末,户外艺术仍旧处于对公共空间认知不足的状态,艺术家的架上雕塑作品直接放大移植到户外展出的情况还很常见,对于空间环境的影响、和大众之间的交流,以及和城市风格的融合都缺少深入的研究。城市系统中各说各话,这与中国的学科分类有关。城市规划、建筑、园林景观和公共艺术项目属于先后完成、垂直分工,城市不能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2000年以后,逐渐出现了一些可喜的现象。一方面,艺术家逐渐超越自身的身份,研究空间、社会文化、经济系统等其他领域。另一方面,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开始追求艺术性的表达。这两股潮流形成一种融合,各领域人士开始跨界学习、交流,户外艺术产生新的气象。但是,整体仍未形成系统的理念,城市建设具有自发性,由艺术家、建筑师个人的能力所决定。现今我们处于承前启后的时代,中国的城市建设可能会产生一种新的可能性。比如正在建设的北京副中心,中央政治局高度重视,习近平主席对于北京副中心的建设提出八个字‘创造历史、追求艺术’,希望能够具备千年的思考,流传历史,这种高度的追求也反映了对于城市建设30多年的反思。”

 

“在街角”展览现场

 

艺术与节庆活动的大联盟

 

        近日,“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推出了大型户外公共艺术项目——无界空间,旨在给青年艺术家提供更加开放的展示空间,将作品与公共环境、自然环境相结合,更加扩大了艺术家创作的多元性。在农业展览馆户外3000平方米的广场上,邀请了数位青年艺术家专门为展览创作了数件大型户外装置艺术品。同时,邀请了10位青年艺术家在超过200平方米的展墙上进行涂鸦艺术的创作,以大型装置艺术品和涂鸦艺术墙来打造北京东三环的“艺术地标”。王中表示:“在重要的节庆和活动中,加入艺术的方式是普遍的现象。甚至有的时候,艺术本身已经成为一种庆典和活动,比如墨尔本的白夜节,聚集了灯光艺术、艺术展览、街头表演、电影、音乐、舞蹈及各种互动活动。”


        历届的奥运会点火仪式都强调创意。2008年北京奥运会,最出名的当属蔡国强的“大脚印”焰火表演。王中当时也参与了2008年奥运会点火仪式的方案设计,出生和成长于北京的他对北京城可谓非常熟悉。他告诉记者:“古代王城建设讲究‘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规矩,由于北京城市的特殊性,特别是明清时期的北京城,由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构成。”王中分析了北京城的布局后设想,在全球40亿人口观看的直播平台中,焰火表演在永定门点燃,然后通过冷焰火和激光束逐级传递至故宫建筑群、景山、钟楼、鸟巢。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设想最后并没有实施。


        此次里约奥运会开幕仪式上,火炬的设计者安东尼·豪将作品放大,以风动力和机械动力为主,由此产生多样的变化,形成了一种更加新颖的方式。我们除了注意到精美绝伦的火炬装置外,还发现这也是奥运匹克历史上“最小的圣火火焰”,这充分体现了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中一以贯之的环保主题,以最少的能源将圣火点燃。丁圆表示:“火炬的价值在于它的意义,而不是大小,用以体现主办方对自然的关怀。对于户外艺术,我们应该思考如何让艺术作品在主题下发挥更大的创造力。隋建国曾在河南的一个社区制作过一件有意思的作品,他邀请一群小朋友在河边找一块小石头,然后从其中选择一块放大,花费几年的时间,将它展出在社区和小石头找到的地方。他将单纯的作品创作变成社区人都了解和参与的活动。对比将一件昂贵的艺术品简单的购买并放置在社区内的行为,隋建国的这件作品更能激发当地人对艺术的兴趣,同时也改变了当地的环境品质。产生互动是一件户外艺术应该具备的特质,而且它应该自然地出现,就像原本就属于这里一样。只有人、环境、作品三者关系的和谐,才能使得一件作品真正扎根于此。”

 

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开幕式火炬  安东尼·豪设计

 

户外艺术:融于空间、激活空间

 

        当我们看到一件件有意思的户外艺术作品时,不禁思考,策划一个户外艺术节或者展览的时候,应该如何挑选作品?“环顾现今的部分展览活动,无非是选择一个令人费解的主题,找到一批艺术家作品,放置在空间中,即展览完成。但是当每个艺术家考虑的问题不一样时,作品放置在一块难免牵强。那么,我们需要介入艺术家的创作吗?所以,我们在策划与户外艺术相关的活动时,一般会先定下主题,然后希望部分艺术家能够配合主题进行创作,由此达到同一主题下不同读解的效果。户外艺术的出现应该达到几个要求。首先,一件户外艺术作品应该与环境相融合。其次,在户外艺术项目开始之前,就应该形成艺术的观念,与建筑师、规划师之间建立协调机制。再次,纳入公众的诉求,让公众参与进来,过程的参与比成果的展示更加重要。最后,兼顾各方面的需求,而不是一味自我主张。这样才能保障一项户外艺术计划的完成。”丁圆告诉记者。

 

         王中总结归纳了户外艺术展览经历的三个阶段,“最早期的时候,我把它称之为‘艺术装点空间’,艺术只是点缀的作用,更像是把室内作品搬运至室外展出。这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如何让艺术去营造空间,需要艺术家去研究环境,一块石头、一棵树、一片水域……结合环境进行创作。最后达到艺术激活空间,作品能够带来新的意象,和大众产生新的交流、互动,甚至和其他地域发生联系。例如,我对北京新机场的一个设想,是在五指廊的上方悬挂大屏幕,同时在长城、故宫设置摄像头装置,当人们走过机场时,能够同步直播长城与故宫的场景,产生互动。艺术不再是在一个空间的装点作用,它能够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丁圆作为艺术介入的发起人之一,策划了多场艺术介入的展览,包括艺术介入商业、艺术介入城市建设等。“艺术作为一个高尚的精神领域给予我们支持和力量,除了其原始的创造力和观赏性以外,还有对个人修养和秉性支持的潜移默化的力量。艺术介入未来将着重在关于城市复兴、关于商业文化、关于社区三个方面进行改变,使我们的生活更加艺术化。”丁圆说道。他向记者介绍了工作室里面的一幅大尺幅画作,画作是在2015年艺术北京的户外板块ART PARK完成,由艺术家先准备底图,然后再由现场观众合作完成,包括大人和小孩,最后形成一幅五颜六色、内容丰富的画作。“正是由于这种互动活动的展开,使得人们产生兴趣,并持续关注。2016年的ART PARK论坛上,来了一位老人,他告诉我们他来参加这次论坛,就是因为参观了我们在祥云小镇举办的艺术展活动,并产生了兴趣。”

 

        “在策划户外艺术节时,我们还引入了音乐等不同的艺术形式。”丁圆继续说道。2015年9月,在通州万达广场的金街,由丁圆参与策划举办了一场“Art Your Life哎悠生活节”。作为金街开业的暖场活动,整个活动以文化艺术为核心,以生活方式为主题,让参与者从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等多方面感受生活的美感与乐趣。在户外公共艺术展和艺术家微个展两部分,选择了7米高造型的“阿凡达”和“关公”,极具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丁圆告诉记者:“第一天由于消息没有传开,活动现场有点冷清,随后的两天,参观群众处于爆满的状态。由此可以看出,户外艺术节中,多样的元素具有一定的重要性,整体热络的气氛才能激发人们对活动的喜爱。”

 

“艺术为明天”——2016艺术北京ART PARK公共艺术展展览现场

 

国内户外艺术节都去哪儿了?

 

        近年来,户外艺术以其互动性、开放性和创造性逐渐成为当代艺术的热点领域。各大户外艺术节层出不穷,包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以及正在展出的濑户内国际艺术祭、英国卡斯雕塑基金会首个委托华人青年艺术家全新创作的大型户外雕塑展览等,然而国内却少有知名大型的户外艺术节。

 

毕横《斗战“剩”佛》

 

中西差异大,文化福利不妨多一些

 

        对于户外艺术节中西差异明显的情况,王中分析道:“中国大型的户外艺术节数量比较少是目前一个现实的问题。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百分比公共艺术政策已经得到普遍认同,政策要求城市建设的资金中必须拿出1%来进行公共艺术,其中公共艺术包括公共艺术作品、计划、节庆活动,这属于大众的文化福利。在发达国家,公众对艺术的诉求非常高,艺术已经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这也是其户外艺术能够如此普遍的原因所在。近期,在台湾地区,弗洛伦泰因·霍夫曼的一件大白兔作品超过250万人参观,占据了台湾地区总人口的1/10,所带来的影响力以及对旅游经济的拉动是明显的。目前,国内一些户外艺术活动虽然具备一定的影响力,但并不意味着是成功的。政府的投入与‘大腕儿’艺术家的参展,所花费的资金和艺术节为民众所带来的影响是不成正比的。”


        “对于户外艺术,应该成立一个公共的部门,由国家政府和机构社区、地产开发商,多方形成联动。找到相应的政策来推动其良性的发展,否则会永远处于混乱的状态。百分比公共艺术政策带来的不仅是资金的保障,还有运作机制的保证,包括遴选艺术计划,以满足城市和民众的诉求。另外,目前国内大多户外艺术是短期计划,长期的作品保障和维护得不到满足,还需要法案政策的可持续保护。2015年住建部成立城市设计管理处,开始突显城市公共艺术的价值,我相信中国也会逐渐走向完善。”王中补充道。


         丁圆也表示:“目前,国内政府和相关机构还没有完全认识到户外艺术的重要性和价值所在。国外能够产生像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这一类大型的户外艺术节,起初也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只是我们不太了解。我们在积极推动户外艺术的同时,不能完全照搬国外的形式,而是应该扎实地推进国内的公共艺术事业。与其大投入、大手笔举办艺术节,不如去改变一些现状,使得户外艺术能够在同样甚至是更少付出的前提下,取得更好的成果。现今,我们也在准备推出大地艺术祭相关的活动,目前还处于努力阶段,需要各方面的支持。艺术祭项目与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是希望能够更加接地气,将艺术作品和一些古老的村落结合起来,紧密结合人们的真实需求,提升和改造环境。”

 

安东尼·豪 风动力雕塑作品

 

户外艺术作品的市场两难

 

        户外艺术展览不同于在画廊和机构展出的作品,它的显要特征还在于免费,向所有人开放。那么,户外艺术作品的市场何在?丁圆表示,目前来看,户外艺术的市场的确存在一定的困难。“户外艺术的市场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当景观设计和艺术相结合,艺术介入到地产和商业等其他领域,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户外艺术市场所在。另一方面,户外艺术除了定制的作品外,还可以通过借展完成。一件艺术作品可能会适合于多个场所,在流动中实现其市场价值,这也是现今户外艺术的主要展示方式。户外艺术作品中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为特定的环境进行创作,二是创作完成以后再去寻找合适的展出位置。为环境定制的作品能够长久放置于该处自然是最佳的,而部分临时的展览活动,展览结束后定制作品该何去何从需要更加系统化地考虑。现今我们需要不停地探索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无论是户外艺术,还是公共艺术,它不同于个人私有空间,作品选择以个人取向为主。户外艺术需要经过大众的评判,每个人的身份和价值观各异,所以没有一个户外艺术是不受争议的。“国内目前已经出现了很多往前走的做法,比如成都的太古广场,已经从艺术的角度开始规划和设计;北京古北水镇边的一处房地产,预计打造一个‘理想的居住区’项目,建立生态公园和艺术居住地。很多地区已经开始结合艺术,处在不断探索的道路上,不可能一蹴而就。”丁圆补充。

 

(版面编辑:郜婕)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