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唐代历史的另类见证:千姿百态的女俑发型

作者:李国强     来源:刊于《艺术市场》2016年8月号上旬刊P76-P79

        唐代女俑发型的艺术创作,受欧亚艺术文化的影响较大,逐渐形成了绚丽斑斓、雍容华贵、中外文化相结合的艺术风格。唐代女俑发髻造型美、色彩美、装饰美,充分表现了唐代女性的精、气、神,给人以灵动、秀美、飘逸、洒脱、呼之欲出的感觉,使人过目不忘。我们在对大量考古文物资料的研究中发现,唐代女俑发型的演变过程与唐朝鲜明而突出的精神面貌及时代特征关联密切。本文重点研究唐代出土的红、白陶女俑及唐三彩女俑的发型,从复杂多样的造型中归纳总结出三个阶段,即:初唐期的上梳发型、盛唐期的平梳发型和晚唐期的下梳发型。这三个阶段是一个逐渐变化、反复交融、相互影响而形成的过程。这些不同造型美的艺术,典型地反映了唐朝民间艺人出神入化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与创造力,无不体现出大唐的生活气息和工匠们源于生活的艺术创造力。

 

唐风胡韵 发髻为尚

        唐朝从太宗李世民到玄宗李隆基,在这百余年的时间里,开创了“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两个流光溢彩的时代,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史留下了耀人眼目的亮点。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盛况空前,文学、宗教、雕塑艺术、妆容发髻服饰艺术,从太宗发端就长盛不衰,在各个领域都产生了流溢万年的辉煌景象。特别是唐代妇女的妆容发髻服饰艺术,以其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神韵,给人以极高的艺术及美的享受。它不仅陶冶人们的情操,增强人们的审美意识,而且提高了人们的精神境界。在中国古代,人们认为头发受之父母,是身体的精华。认为头发中蕴含着人的精力与生命。对女性而言,拥有一头秀发不啻是一种美的财富,而唐代妇女对头发的钟爱与重视可以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唐代妇女发型示意图

 

        唐代妇女的发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化,在年幼时以梳丫髻为多,成年后则改梳丫鬟,出嫁时则将发鬟改为发髻。唐代男子以幞头、圆领衣为常服、变化不太大,但是妇女的服饰、化妆尤其是发型头饰造型却不断翻新变化,都呈现出奇特华美、繁盛开放的景象,充分反映了唐代妇女社会文化生活的繁荣气息。妇女发型头饰追求装饰性、多样性和流行性,表现出雍容华贵、体态丰腴的风格特征,形成了具有明显的时代特点及装饰风格,唐代妇女非常重视发型、首饰、妆容、服装、辅件等多方位的装饰。“当窗理云鬃,对镜贴花黄。”这是著名的《木兰辞》中对女英雄木兰重着女装时的描写。发式与化妆是古代女子区别于男子的重要修饰手段。唐代妇女不仅服装式样丰富多彩,面部的妆容与发型也十分新颖独特。以发型来说,唐代沿袭汉魏、六朝以来的高髻,花样名目样式更加繁多,仅唐代有关文献资料中记载的发髻名称就有云髻、反绾髻、交心髻、高髻、双髻、抛象髻、宝髻、双环望仙髻等百余种。再加配以金、银、花钿、珠宝裴翠、首饰等形成了一种富丽华贵的装饰风格。

 

        受社会风气的影响,唐代妇女的发髻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唐代文学家段成式在他的《髻鬟品》一文中写道:“唐高祖时有半翻髻、反绾髻;唐玄宗时宫中有双环望仙髻、回鹘髻、抛家髻、倭堕髻。”见于各类文献记载的唐代妇女发髻名目繁多,有云髻、丫髻、螺髻、双垂髻、乌蛮髻、三角髻、峨髻等近百种,其中以各式高髻为主。在传世唐代绘画、墓室、石窟壁画以及众多出土文物女俑中,梳各式高髻的唐代妇女形象随处可见。倭坠髻的原型是汉代即已出现的坠马髻,唐代得以发展,相传说唐杨贵妃在一次骑马时不慎摔下,所绾高髻偏向一侧,有髻鬟下堕欲解之状,十分美丽。宫女们见后,竞相仿效,于是倭坠髻名传四方。由此可见同服饰一样,唐代宫廷妇女总是领时代风骚,开风气之先。

 

        唐太宗时期,曾有位官史皇甫德参认为高髻是不良风气的表现,上书太宗,社会上流行高髻,是受宫廷影响所致。太宗听后怒言:难道黄甫德参想使宫中都是和尚吗?唐代妇女正是在这样一种宽松开放的社会环境中生活。在唐人看来,峨峨高髻寓有崇敬高贵之意,并能给人以华丽之美,才使大唐造就出许多杰出的才女。唐代画家阎立本根据唐太宗会见吐蕃使者的历史事件绘制的《步辇图》中,抬辇、轨华和圃扇的9位宫女云髻峨峨,连额髻也处理成云朵形,可谓唐代云髻的典型样式。

 

        螺髻本是儿童发式,因其形似螺壳而得名。唐代妇女采用此髻也别具风采。唐人和凝《宫词》中即有“螺髻凝香晓黛沥”的赞语。双鬟望仙髻流行于初唐及盛唐朝期间的少女中,陕西长安系羊头镇李爽墓壁画中的舞伎、咸阳市底张湾薛氏墓壁画中的侍女以及上述长武系出土的舞俑,都是这种发式。惊鹄髻也是流行的发型,它的前身应是流行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惊鹤髻。众多造型美丽的发髻引来了唐代诗人由衷的赞美。唐代妇女梳髻以高髻为尚,不少诗人称赞曰:“髻鬟峨峨高一尺”(元镇《李娃行》),“翠髻高耸绿鬃虚”(王建《宫词》),“高髻云鬟宫妆样”(刘禹锡《赠李司空妓》)。

 

体现时代风尚的女俑发型

        通过唐女俑发型能直观而全面地体现出当时社会的时代精神风尚和审美情趣,从出土的红、白陶女俑及唐三彩女俑的头饰发型,大体概括为三种类型:上梳、平梳、下梳。这3种发型恰好与唐朝国势的兴、盛、衰遥相呼应。即可分为:一、早期上梳发型,表现出一种积极向上、奋发图强、朝气蓬勃的健康美,与初唐的百废待兴相对应;二、中期的平梳发型,展现出一种厚重平实的成熟美,与盛唐“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的蒸蒸日上相对应;三、晚期的下梳发型则传达出一种散漫疏懒的病态美,与晚唐的衰败相对应。这些变化过程从“唐代妇女发髻样式对比图”可以看出:

 

初唐女俑

 

1【初唐期的上梳发型(618年至711年)】

        初唐时期全国流行交髻,人们从战乱中刚刚摆脱出来,怀着对未来人生的美好寄托,焕发出一股蓬勃向上的激情(初唐郑仁墓出土的女俑梳双螺交髻、半翻髻、圆单髻、条形髻等几种)。这一时期女俑发型的特征为上梳、亮出双耳,形成各种式样的发髻,充分展示给人们一种积极向上、健康干练的美感。如女坐俑、舞女俑,这两种女俑妇女身体修长、精神饱满、姿态各异。发上梳出双耳,形成云髻,给人一种简练清丽的美感。

舞女俑身着艳丽的舞服小袄长裙双臂挥舞,身姿摇曳,翩翩起舞,婀娜的舞姿、轻捷的舞步、婉丽的神态,配上上梳亮耳的高发髻,使人们感受到了朝气蓬勃的初唐气息,给人充满活力的感觉,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从以上唐女俑的发型来看,初唐时期的工匠们试图把唐代开国那种百废待兴、国兴民旺、经济发展、勇于创新、兼收并蓄、百家争鸣的社会文化艺术风尚,用自己的双手尽情地展现出来,营造出健康、富有活力的审美艺术,带给人们以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

 

盛唐女俑

 

2【盛唐时期的平梳髮型(712年至820年)】

        盛唐时期的政治氛围开放性极强,其经济、文化、人民生活无不烙上外来文明的印记,民族融合、国家统一给唐代社会生活带来了清新的气息;而国家之间和民族之间民俗文化的交流对唐人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尤其是妇女们的服饰、妆容、发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所谓“邺下风俗,专以妇持门户,争论曲直,造请逢迎,车乘街坊,绮罗盈府寺,代子求官,为夫诉屈”。唐代妇女地位有所提高,武则天执政时期更是国泰民安,经济、文化、艺术繁荣昌盛。在这样富庶的背景下,人们生活安逸、社会和谐,对美的要求较高,时尚的样式往往从宫中和京都流行开来,逐步形成全国竞相模仿的效应。可谓是“城中女子交髻,四方交一尺,城中女子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女子大袖,辊方全匹帛”。白居易的《时世妆》也生动地反映了这一状况: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转四方,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面无粉,乌膏注唇淡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最突出的例子,首推中宗的爱女乐公主,她极尽奢华“美容美发师就有数十人,几天一样十天一项,非常时髦”。什么发型配什么服装相当讲究,达官贵妇、富商巨贾家的妇女们竞相效仿,这一时期妇女们的发型特征为平梳,半掩耳或稀疏掩耳,编梳各种造型,突出人物面部,以胖为美。盛唐时期女俑则见矮堕髻,这就是白居易诗中所说的“风流夸堕髻”。

 

盛唐女俑

 

        如图所示,女俑头发上梳,旋成双层扁高髻,淡淡的娥眉下一双凤眼,嘴角微微上扬饱含笑意,应是唐代宫廷的一名贵妇形象。工匠们抓住了贵妇的生活情景,刻画了人物悠闲自得的性格特征。把写意性和装饰性、趣味性和时代性融为一体,体现了对妆容发髻较高的艺术追求。女俑体态优雅,头部造型有一种内在的美,但仔细观察面部,给人一种肌肤丰润之感。发型为平梳,稀疏掩耳梳云髻或双梳云髻。

 

        从以上几件女俑头髻中可以看出,唐代中期人物造型趋于丰满,有的达到一种肥美(中国四大美人之一杨贵妃,其体态就是一种肥美)。她们把盛唐时的富足景象用自己勤劳智慧的双手尽情地予以发挥表达。充分体现了盛唐时期那种国泰民安、生活富裕的时代特征,也表现出了一种平和成熟的审美情趣。同时,反映了当时妇女善于用妆容发髻美化自己的社会风尚。尤其是都城长安、洛阳的贵族妇女,从容出入街市,骑马、观灯、宴饮、狩猎都大胆展示自身的美丽,她们常着男装,喜打马球,广泛地参与男性社会的多种活动。这个时期女诗人、女画家、女音乐家、女舞蹈家脱颖而出,还产生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

 

晚唐女俑

 

3【晚唐时期的下梳发型(821年至960年)】

唐玄宗统治长达44年,由于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财富日益增加。贵族官员开始意志消沉,贪恋声色,日渐昏聩起来。自天宝以后,天下因为分裂而无纪,至于大历,“乱少息而泮散尤甚”,官府内部矛盾愈演愈烈,社会处于一种充满利欲,杂乱无章、好大喜功的状态。

 

这一时期女俑的发型特征为下梳,形成各种“抱家髻”,展现出膨胀夸张疏懒的肥美。女俑体态丰盈、步履维艰,过于肥胖的肢体已使人变得十分懒散。发型下梳,完全掩耳,蓬松的平髻,是当时流行的一种“重叠繁复的髻式。” 

 

从这些女俑发型可以看出,唐代晚期艺术工匠们坦诚而充分地表达了当时社会的浮躁、散漫,以及人们对夸张美的崇尚,使人观后联想到走下坡路的唐朝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通过鉴赏这些女俑典型发式,让人们领略到唐代女性的醉人神韵,也向后人们述说着女俑背后的动人故事,唐代妇女活泼开放的形象,随处可见,让人感觉到唐朝兼收并蓄的时代精神风貌。

 

 

版面编辑:卢展

网站编辑:李晓霞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